新蜂中文網
當前位置:新蜂中文網 > 現代言情 > 總裁豪門 > 帝少獨寵小甜妻

第二十九章 他的小失落

小說:帝少獨寵小甜妻 作者:四月花 更新時間:2016/4/1 22:13:31 字數:3065 繁體版 全屏閱讀

    唐鈺擇感覺到一陣前所未有的失落,他開車到別墅的時候張詩雅正穿著一身湖綠色的連衣裙指揮著人將沙發套裝往里面搬。

    院子里丟棄著那組米色的沙發,唐鈺擇忽然有些煩躁,張詩雅雙手叉腰,“哎,你們動作輕點啊,這沙發可是從意大利定制的,磕磕碰碰了你們可賠不起!”

    “是是是。”穿著制服的五大三粗的男人連忙應聲。

    說著便看見了唐鈺擇向她走過來,連忙跑了過去嬌滴滴的就要抱唐鈺擇,卻被唐鈺擇伸手隔開了。

    “阿擇,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已經辦完離婚手續了嗎?”

    “恩。”墨色的瞳孔看見張詩雅身上那條精致的裙子,不由得皺眉,“你怎么穿成這樣?”

    明明是非常熟悉的環境,怎么看起來忽然有種陌生的感覺?

    張詩雅這才低頭看自己的衣服,很素凈的連衣裙,不是她往常的風格,她只是見這裙子料子很好,這才傳來看看,“你不喜歡嗎?我在主臥看見的,你不喜歡我這就上去把它換了。”

    唐鈺擇眉心微蹙,但還是勾出了一抹笑容,溫柔的撫摸著張詩雅柔順的長發,“把那些東西都扔了吧,我買新的給你。”

    “恩恩,阿擇你對我最好了!”張詩雅一聽唐鈺擇要給自己買新的,頓時歡喜雀躍,沒有看到唐鈺擇的目光落在那組舊沙發上,眼神看不太分明。

    唐鈺擇點了點頭,攬著張詩雅的腰往屋里走去,元彬跟在后面看著院子里被丟棄的沙發有些心疼,他記得那時夫人和總裁結婚的時候,夫人千挑萬選才選中了這組沙發,沒想到現在就這么被輕而易舉的扔了出來。

    真是物也不是人也不是了。

    說實話他并不怎么喜歡張詩雅,不過總裁的家事他是不能過問的。

    元彬搖搖頭跟著他們走進屋子里,新的沙發已經擺放整齊了。

    唐鈺擇坐在沙發的一角,修長的腿交疊在一起,端著一杯咖啡看了他一眼,“元彬,公司這兩天的事情忙完了,你先回去吧。”

    “是。”元彬點點頭,忽然看到唐鈺擇放下咖啡皺著眉頭看向張詩雅,“這咖啡你煮的?”

    “是啊,我看你太辛苦了特地給你煮的,阿擇,怎么了嘛?”

    “你以后不要煮了。”唐鈺擇說。

    元彬轉身離開了。

    看到元彬離開,張詩雅立刻從沙發的另一邊過了來,蛇一樣的雙手摟住了唐鈺擇的脖子,“阿擇,你現在已經跟梁心離婚了,我們什么時候結婚啊?”

    唐鈺擇蹙眉,咖啡的苦味在舌尖蔓延開來,他拽下了張詩雅的胳膊,煩躁的用雙手按了按太陽穴,總覺得這個家里好像少了些什么一樣。

    “詩雅,我餓了,你去做飯吧。”唐鈺擇閉上眼睛想要緩解一下這種不舒服的感覺。

    “啊?!”張詩雅不可思議的看著唐鈺擇,她嫁過來是為了享福的,不是為了做保姆的!

    “阿擇,我們出去吃吧,我不太會做飯。”張詩雅咬了咬唇,有些擔憂的看著唐鈺擇。

    唐鈺擇猛然睜開眼睛,一雙銳利的瞳孔盯著面前的人,張詩雅忽然迎上了這樣銳利的目光心下一驚,委屈的看著唐鈺擇。

    唐鈺擇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窗外的陽光絲絲縷縷的灑在茶幾上,“算了,你回去吧。”

    “阿擇,你不讓我留下來陪你嗎?”張詩雅不可置信。

    “我累了,想要休息一會,你先回去。”唐鈺擇說完這句話便開始閉目沉思,不在說話。

    看著沉默的唐鈺擇,張詩雅咬了咬牙,最終還是不高興的起身。

    她以為唐鈺擇和梁心離婚了以后就會立馬跟自己結婚的,可是為什么現在她卻不讓自己留下?難道自己不是這別墅的女主人嗎?

    雖然十分不情愿,但是張詩雅還是離開了。

    聽到關門聲傳來,知道張詩雅已經離開了,那雙銳利的眸子忽的睜開,手下的沙發觸感十分柔軟,但是卻讓唐鈺擇覺得十分陌生。

    咖啡的香氣傳來,唐鈺擇冷哼一聲,那咖啡實在是難喝得很。

    綠色的離婚證握在手里,質感涼涼的,梁心看著手上的小本本,從今天開始她就是自由的了。

    梁心直接開車到公司,趙蜜汁已經忙得暈頭轉向,見梁心來了,連忙神秘兮兮的將她拽進了休息室,“梁心,你真的和唐鈺擇離婚了?”

    “恩。”梁心點點頭。

    趙蜜汁咽了口唾沫,神秘兮兮的望著她,“那你以后打算怎么辦?要不要我介紹幾個好男人給你,你放心我,我們關系這么好,我一定給小乖找一個很好的后爸!”

    看著趙蜜汁拍著胸脯保證,梁心撲哧一聲笑了,無奈的搖了搖頭,用手指戳趙蜜汁的額頭,“我看你忙得已經夠厲害了,怎么還操心我的事兒呢。先不說這個了,還是看看設計案吧。”

    梁心說著就走了出去,趙蜜汁也知道這次和L集團合作的策劃案非同小可,摸摸鼻子跟著走了出去。

    工作了一個下午,已經是腳酸背疼的了,梁心思考著先在趙蜜汁那住幾天,等這次設計案提交了以后她立馬飛到國外去看小乖。

    兩個人剛剛走到公司門口就看到唐鈺擇那輛拉風的法拉利招搖過市的停在門口,梁心一愣,看著那抹頎長的身影,實在想不通為什么唐鈺擇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在這里。

    他站在那里實在是一道耀眼的風景,和梁心一起的同事開始在那邊竊竊私語,看著唐鈺擇的眼睛里都冒著桃心,梁心無奈的扶額,轉身向要拉著趙蜜汁繞路走,卻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趙蜜汁已經沖了上去,她生怕趙蜜汁意氣用事,連忙也跟了上去。

    趙蜜汁揮舞著拳頭張牙舞爪的就走了過去,“唐鈺擇,你在這里干什么?我們家梁心現在已經跟你離婚了,你不要想繼續纏著她了!”

    唐鈺擇頎長的身影靠著車身,聽到趙蜜汁的話嗤笑一聲,眼光越過趙蜜汁看向她身后的梁心,她上身穿了一件簡單的白色襯衫,下身是淺色的牛仔褲,秀麗的長發扎成了馬尾,看起來很陽光的樣子,跟平常的她判若兩人。

    唐鈺擇下意識的捏緊了拳頭,怎么上午才剛剛和他離婚,下午就穿成這樣慶祝嗎?

    見他不說話,趙蜜汁更是急了,“唐鈺擇,你不要以為我們家梁心好欺負啊,既然你們都離婚了你就該大大方方的放手,現在過來是想干嘛?后悔了?我告訴你已經晚了!”

    唐鈺擇這才抬眼看了看眼前憤憤不平的女人,他聳聳肩,掃了一眼她身旁的梁心,梁心拽了拽趙蜜汁的袖口示意她不要太過激動。

    “我找她。”唐鈺擇終于開口。

    梁心則是怔了怔,然后平靜的看他。

    唐鈺擇也不著急只是歪了歪頭,饒有興趣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梁心,這才勾了勾唇角,“換個我有話要跟你單獨談談。”

    “談什么談?你們之間還有什么好談的?唐鈺擇,你——”趙蜜汁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梁心打斷,她只是淡淡的給了自己一個“你放心”的笑容,然后就答應了唐鈺擇的要求,“好。”

    趙蜜汁簡直要氣得原地暴走,眼睜睜的看著梁心又上了唐鈺擇的車,她的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梁心卻是很平靜的看著唐鈺擇,既然已經決定要離開了,那么她就要斷了自己對唐鈺擇的念想。

    他輪廓分明的臉籠罩著一層橘黃的光暈,梁心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是在離婚了才有機會和唐鈺擇心平氣和的吃一頓晚飯。

    是在市中心有名的譚記旺品,菜式精致,梁心喝了一口咖啡,才淡淡的開口,“你找我什么事兒?”

    其實唐鈺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居然已經開車到了梁心公司樓下,其實他并不太清楚梁心的工作環境,還是問了元彬才知道她公司的位置,現在看著梁心坐在自己對面面無表情的樣子,仿佛是在看一個陌生人,他覺得胸口騰起了一陣怒火,沒由來的。

    唐鈺擇慢條斯理的嘗了一口布衣神仙雞,肉質滑嫩,這才抬眼看向梁心,“雖然我們已經離婚了,但是目前我不想外界知道,你也知道我媽認定了你當她的兒媳婦,所以這件事情暫時不能讓我媽知道。”

    梁心點點頭,似乎并沒有什么意外,拿起濕巾擦了擦嘴,“還有別的事嗎?”

    唐鈺擇看到梁心這么平靜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好像胸口堵著什么東西一樣,他忍不住嘴角勾了一抹自嘲的笑容,“梁心,你是不是覺得現在很高興?終于離開了我可以去找你喜歡的人了?“

    梁心端著咖啡杯的手一頓,隨即垂了垂眸,“我的事情和你沒有關系。”

    “是沒有,當然沒有。”唐鈺擇冷冷一笑,聲音有些低沉,“還有一件事,過兩天是琳琳的生日,因為現在不能讓我媽知道我們離婚了,所以你需要陪我去給琳琳過生日。”

    “恩?”梁心臉上終于出現了表情,卻是一絲不耐,“你明明知道你妹妹不喜歡,她不會愿意看見我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強力推薦

最新簽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