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眼看書
當前位置:火眼看書 > 都市游戲 > 都市愛情 > 我在靈氣復蘇當總裁

第一百五十九章 法務部

小說:我在靈氣復蘇當總裁 作者:雷恩 更新時間:2020/2/27 16:48:30 字數:3059 繁體版 全屏閱讀

    公司不同的部門,不同的階層坐在一起開會也會有明顯不同的特色。

    下午坐在會議室里,看著眼前這些衣冠楚楚儀表不凡的法務部門的員工,安平就想到了其他部門同事坐在一起開會時的場景。

    建設部的員工,不管是高到部門總管部長的公司副總,還是下面最低級的一個具體辦事員,反正就是一身淡灰色的西裝,頂多總管級的會有一些格子線條什么的,這些人不管往哪一坐,就像是一堆水泥堆在了一起。

    更有意思的是這些人的車子后備箱里都放著不止一個安全帽,可能還會有安全繩。

    秘書處的那就很精致了,每個人都是一套有些時髦,但又不那么顯眼的職業裝,大多數都喜歡戴著一副眼鏡,就算是平光鏡也要戴著,給人一種“我很特么專業”的感覺,頭發永遠都一絲不茍,如同塑膠的一樣固定在腦門上,和發際線永遠呈某個角度,每天都非常的光鮮亮麗,同時也和昨天不一樣。

    手中兩三支筆和速記本以及一臺全鍵盤的pad基本上就是他們的標配,每次一提起電話不管對面的人看見看不見他們,先露出笑容然后轉身走到角落里。

    眼前的這些法務部同事們,一個個都穿著深色的西裝,干練整潔,他們每個人的胸口都別著一枚金色的徽章,這枚徽章非常的特殊,代表著所有者已經成功的獲取了律師資格證,具備了從事律師行業的資格。

    換句話來說,他們都是正兒八經的律師,并且都畢業于名牌大學。

    更高的薪水,更專業的素養,讓法務部的這群同時看起來更加的不凡。

    當法務部的部長坐下之后,安平才開始談起他的想法。

    “前幾天發生的事情,我想你們也都知道了,看見了……”,事情就發生在總部大樓的樓下,法務部的辦公室在二十九樓,不可能看不見,而且后面的事情鬧的那么大,總會有人通知他們。

    安平這么一說,大家紛紛點頭承認,他挑了挑眉,繼續說道,“之后還發生了一些事情,不過問題都已經解決了,你們都知道,公司弄了一個安全分公司,上次自愿加入戰斗列序的同事們也都進入了這個價分公司受訓。”

    “但是這還不夠,如果說安全公司對于安氏集團來說,是熱武器,具有強大的威懾力和震懾作用,那么我們就還缺少一個冷兵器,不會影響大局,但是同樣能夠殺敵,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

    法務部的部長張連生是一名四十四歲的中年男人,畢業于帝國大學法律系,法學博士,在帝國內的法律行業中具有相當的名望,一方面他本身在求學期間就展現出了過人的天賦,另外一方面他父親和爺爺,都是法律工作的從業者,俗稱法官。

    聽著安平這些話,他點了一下頭,“安總的意思我很明白,就像是前幾年非常火的一個電視劇,流氓律師那樣,對嗎?”

    流氓律師前些年在國內外都非常的火爆,說的是一個三進宮的年輕人在迷茫之后為了尋求為什么自己總是坐牢,別人卻可以逃脫法律的制裁,開始自學法學并且成功成為律師的故事。

    這個故事根據真人真事改變,加上充分的演繹以及必要的戲劇化,讓整個故事很有張力,也很有爆點,同時也充滿了正能量和勵志等賣點,最關鍵的是劇情中的主角并不死板。

    明明是一個高大上的律師執業,卻有著曾經身為罪犯的背景,行事風格別樹一幟,激烈的沖突讓這部電視劇成為了年度爆劇,還翻譯了十多種語言出口海外。

    在這個電視劇中,主角有時候會扮演以暴制暴的角色,但是他始終都能夠利用自己的知識和聰明脫罪,當然和也成為了當時社會議論的一個焦點,有人覺得這種劇情的核心還是在推崇無責任犯罪,會影響到一大批年輕人。

    現在安平話里話外要表達的意思,其實和張連生說的差不多,但是張連生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安平沒有看過這部電視劇。

    他也許在白馨蘭或者其他人那里聽說過,但自己絕對沒有看過,看著他一臉探究和“你在說什么”的神色,張連生微微了一愣,然后解釋了起來。

    隨著他的解釋,安平不斷的點頭,“你說的很對,但還不夠,法務部要能夠形成有效的戰斗力,因為我們以后打交道的人更多的都會是超凡者,這也是公司以后主要推動的方向。”

    “超凡者的世界將會逐漸的真正的改變這個世界的結構,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我說一句不太好聽的話,我殺了喬一生,但是沒有人能夠審判我,為什么?”,他看著會議室里的這些法學高材生們,問了一個很尖銳的問題。

    不管官方公布的調查結果,還是人們從網上所看見的那些流傳出去的錄像,都指向了最終一個結果,那就是安平殺死了海天市超管局局長喬一生,雖然最后解釋為防衛過當。

    可這里的人都知道,這并不構成防衛過當,只是官方幫著掩蓋了事實,這和他們過去所學的那些東西有著非常明顯的違背的地方,也讓一些年輕人感覺到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迷茫。

    如果法律真的逐漸會失去它應該擁有的威懾和約束力,那么這個世界會變成什么樣子?

    過了一會,安平給了這些人思考的時間之后才繼續說道,“因為力量……”,他抬起手攥成了拳頭,“安氏集團整體的影響力,實力,加上白家的影響力和實力,他們很清楚要抓我,或者白勝國,整個天海州的超管局加在一起都沒用!”

    “到了那一步不管他們最后是輸了,還是贏了,這個社會的秩序都會立刻的崩塌,所以他們不能那么做,他們是秩序的維護者,不是毀滅者,所以他們要維護我,至少不能讓這件事情成為摧毀世俗秩序的致命一擊!”

    “以后的世界,強者為尊,這一點是不需要去質疑它,因為沒有這個必要,連市長都必須由強者擔任,官方都已經做出了調整,爭辯這些東西毫無意義,那么是不是說,法律,就已經沒有用了呢?”

    安平的這個問題再次問到了每個人的心里,包括了張連生,他們從懂事開始學習,到大學選擇了轉業,再到千軍萬馬度過獨木橋成為了安氏集團法務部的工作人員,在他們人生的前三十年,基本上都是為了法律在付出。

    現在突然間有人告訴他們,他們以前為之努力,為之付出的東西已經毫無價值,毫無意義了,這就會給他們造成一種很大的精神沖擊,讓他們陷入到迷茫的狀態中。

    我努力的,我擅長的都沒有了,我還有什么用?

    在安平停下來的一段時間里,會議室里的氣氛變得有些沉重起來,看著這些人都在認真的思考,安平過了會才笑著繼續說道,“很多人認為秩序必然會在某一個時間節點徹底的被終結,社會將進入無序的狀態中,但是他們弄錯了一點,那就是秩序崩潰并不是徹底的終結,而是新秩序誕生的必要過程。”

    “沒有毀滅,怎么能夠迎來新生?”

    這句話并不是安平為了按撫他們隨口亂說的,現在已經不是古代那種科技或者各方面都有所欠缺的時代,生產力低下,造成了社會物資短缺產生的混亂。現在這個高度文明進步的社會中,無論是科技,思想還是到修煉體系,都已經非常的完整了。

    任何一個大勢力都不會允許自己的管轄范圍內保持著長時間的混亂統治,所以在就有的秩序崩塌之后,新的秩序就會快速的升起,以為混亂之后就能為所欲為了?

    想的真的是太多了,而且新誕生的秩序會比以前的更加嚴格,更加的殘酷,也更加的無情。

    在過去觸犯了秩序的人,違反了法律的人,還可以上法院打官司或者庭辯,最終在情理法的協調下意思一下就結束了,新的秩序升起,必然要殺的人頭滾滾,也只有這樣,才能夠讓人們畏懼并遵守它!

    別的地方可能是有一些宗門的戒律堂啊之類的來制定這些規則,但是在海天市乃至以后的天海州,扮演規則秩序制定者,執行者的人,將會是安氏集團的法務部,所以對于這些人來說,需要的不僅僅是他們的專業知識,更重要的是他們未來的執行能力。

    所以安平才召開了這次會議,讓這些人有一個心理準備,因為接下來法務部不僅要擴招,更重要的是他們也將進入秘境進行修行強化,新規則,新秩序的執行者,怎么能夠連秩序都無法維持呢?

    當然,并不是每個人在面對生死抉擇的時候都有勇氣去闖一闖,加上白家的人損失慘重的事情已經悄然的宣傳開,當安平說起這些事情的時候,不少人臉上都出現了一些變化。

    就算是前幾天的那場騷亂,也正是因為有些人畏懼危險所導致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強力推薦

最新簽約